English [en]   ??????? [ar]   български [bg]   català [ca]   ?e?tina [cs]   Deutsch [de]   ελληνικ? [el]   espa?ol [es]   ????? [fa]   suomi [fi]   fran?ais [fr]   ????? [he]   magyar [hu]   italiano [it]   日本語 [ja]   ??? [ko]   lietuvi? [lt]   Nederlands [nl]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русский [ru]   sloven??ina [sl]   српски [sr]   svenska [sv]   Türk?e [tr]   укра?нська [uk]   簡體中文 [zh-cn]  

這是針對英文原版頁面的中文翻譯。

閱讀的權利

本文出現于1997年2月出版的ACM通訊(卷40,第2號)。


本文來自通往Tycho1之路,月球革命祖先的一部文集,于2096年發表于月之城2。

對Dan Halbert來說,通往Tycho之路始于大學—當Lissa Lenz問他借電腦的時候。她的電腦壞了,而且如果她不借一部電腦,她的期中項目就過不了關。除了Dan,她就沒人敢問了。

這讓Dan進退兩難。他不得不幫忙—但是如果把電腦借給她,她就可能看他的書。除了讓其他人看你的書是要坐好多年牢的事之外,一有這個念頭本身就夠讓他吃驚的了。和所有人一樣,他從小學起就被教育:分享書籍是錯誤而且令人厭惡的事—只有盜版者才會干的事。

況且,他也不大可能躲開SPA—軟件?;ぞ?mdash;的追蹤。在軟件課程中,Dan曾經學到過每本書都帶有版權監控,它會向授權中心匯報何時何地誰在讀。(當局利用這個信息來抓獲盜版者,但也會向零售商兜售個人興趣概況。)當下次他的電腦聯網時,授權中心就會知道了。他,作為電腦所有者,會受到最嚴厲的懲罰—因為沒有努力避免犯罪。

當然,Lissa不是必然要看他的書。她可能只是想用電腦寫完期中項目。但是Dan知道她來自一個中產階級家庭,而且幾乎無法負擔學費,更不必說再支付閱讀費了。閱讀他的書可能是她能夠畢業的唯一途徑。他了解這個情況;他自己也不得不借錢來支付所有要讀的研究論文。(閱讀費的十分之一是給論文作者的;由于Dan的目標是學術研究,他也希望自己的研究論文,如果被頻繁引用,會帶來足夠歸還貸款的收入。)

以后,Dan可能會了解到曾經有一個年代,任何人都可以去圖書館閱讀期刊文章、乃至書籍而無需付費?;乖泄懶⒀д?,他們在沒有政府閱覽基金的情況下閱讀了幾千頁的資料。但是在20世紀90年代,商業的和非盈利的期刊出版社都開始了付費查閱。到2047年,學術文獻的免費查閱僅僅存在于渺茫的記憶中了。

當然,有一些手段可以繞過SPA和授權中心。它們自然是非法的。Dan學軟件時有一個同學,Frank Martucci,他搞到一個違禁的調試工具,并在讀書時用它跳過版權監控代碼。但是他把這件事講給太多的朋友聽了,其中一個為了獎金向SPA舉報了他(背負重債的學生很容易受到誘惑而背叛)。2047年,Frank進了監獄,不是因為盜讀,而是因為擁有調試器。

以后,Dan可能會了解到曾經有一個時代,人人都可以擁有調試工具。那時還有裝有自由調試工具的光盤,甚至可以到網絡上下載自由調試工具。然而,普通用戶開始使用調試工具來跳過版權監控,最終法官判定該工具實際上主要用于跳過版權監控。這就意味著它們是非法的;該工具的開發者也進了監獄。

當然,程序員還是需要調試工具的,不過調試工具供應商在2047年只銷售帶編號的版本,而且只賣給正式授權和有擔保的程序員。Dan在軟件課上使用的調試器被排除在特別的防火墻之外,所以它只能用于課堂練習。

還可以通過安裝修改版的系統內核來跳過版權監控。Dan最終可能會了解到在世紀之初,自由內核、甚至是整個自由操作系統都是存在的。但是它們和調試器一樣不僅是非法的——而且你不知道電腦的管理員密碼的話,你是無法安裝的。無論FBI或者Microsoft的技術支持都不會告訴你密碼是什么。

Dan得出結論,他不能簡單把電腦借給Lissa。但是他不能不幫她,因為他愛著她。每次和她交談對他都如沐春風。既然她選擇向他來求助,那么就可能意味著她也愛著他。

Dan選擇了讓人意想不到的方式來解決這個難題—他把電腦借給她,并告訴她自己的密碼。這樣,如果Lissa看他的書,授權中心會以為是他在看書。這也是犯罪,但是SPA不會馬上察覺。只有Lissa舉報,他們才會知道。

當然,如果學校發現他給了Lissa他的密碼,那么他們倆的學生生涯就落幕了,無論她用密碼干了什么。學校的政策是任何干擾學校監控學生電腦使用情況的活動都是紀律懲戒的理由。無論你的所作所為是否有害都無關緊要—如果那樣,管理者就很難加罪于你。他們設定你從事了被禁止的活動,具體是什么活動,他們不需要知道。

學生通常不會因此被開除—不直接為這事兒。他們會被禁止使用學校的計算機系統,這樣他們最后所有學科都通不過。

以后,Dan可能會了解到這樣的大學政策只是從20世紀80年代才開始的,當時大量的高校學生開始使用電腦。此前,大學的校紀有所不同;他們懲戒有害的行為,而不是那些僅僅引起懷疑的行為。

Lissa沒有向SPA舉報Dan。他做出的幫助讓他們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也讓他們質疑從小受到的關于盜版的教育。他們夫婦開始閱讀有關版權的歷史、有關蘇聯及其對拷貝的限制、甚至有關美國憲法的起源。他們搬到了月之城,在這里他們找到和他們一樣遠離SPA魔掌的同伴。當2026年Tycho起義開始時,全面的閱讀權利很快成為其中心目的之一。

作者附記

  • 這是一個假想的歷史故事,它大概是由將來的某個人寫的。它描述的是生活在專制社會的Dan Halbert的青年時代,那是一個被不公正勢力扭曲的社會,他們使用“盜版”一詞作為宣傳口號。所以該故事也使用那個社會的術語。我嘗試將該術語映射為更具視覺效果的類比。請參看“Piracy”。

  • 對租借或閱讀書籍(以及其他出版物)的計算機增強限制以DRM為著名,它是“數字限制管理”的簡稱。為了杜絕DRM,自由軟件基金會建立了設計性缺陷運動。我們請求你的支持。

    電子前哨基金會,一個和自由軟件基金會無關聯的獨立組織,也開展了反對DRM的運動。

以下注記自本文發表之后做了多次更新。

  • 針對閱讀權利的斗爭已經展開。雖然我們逝去的自由可能需要50年才淡出視野,但是本文描述的大部分專制法律和實踐已經被提出;其中一些已經在美國和其他地區頒布為法律。在美國,1998年頒布的千禧年數字版權法(DMCA)明文賦予政府對叫做DRM的計算機增強限制的支持,該法案把發行破解DRM程序的行為定為犯罪。歐盟在2001年頒布的命令中也強加了類似的限制,其形式不是那么強烈。

    美國試圖通過所謂“自由貿易”條約游說其他國家引入這些條例。其實商業至上條約對它們更合適,因為這些條例是設計來讓商業統治名義上民主的國家。DMCA中將破解DRM的程序犯罪化的政策只是此類條約中眾多不公正的政策之一,而這些條約已經推行到廣泛的領域。

    美國已經將DMCA要求通過雙邊協議推廣到澳大利亞、巴拿馬、哥倫比亞和韓國,并且通過另一個條約,CAFTA,將其推廣到諸如哥斯達黎加之類的國家。奧巴馬總統使用兩個新提出的條約,TPP和TTIP,將該運動升級。TPP會向太平洋地區的12個國家推廣DMCA,連帶許多其他錯誤措施。TTIP會向歐洲推廣類似的限制。所有這些條約必須廢除或撤銷。

    甚至萬維網聯盟(W3C)也已經被籠罩在版權行業的陰影之下;它正處在批準DRM進入正式網絡規格的邊緣。

  • 非自由軟件傾向于帶有多種濫用功能,從此可以得出你永遠無法相信非自由軟件的結論。我們必須堅持只用自由軟件,并拒絕非自由軟件。

    對Windows Vista來說,微軟承認它內置了后門:微軟可以使用它來強制安裝軟件“更新”,即使用戶想要的是降級。它還可以命令所有運行Vista的電腦拒絕執行指定的驅動。Vista對用戶實施專制的主要目的是導入DRM,用戶根本無法抗拒。當然,Windows 10也好不到哪去。

  • 該故事中講到的一個問題直到2002年才成為現實。這就是FBI和微軟Microsoft擁有你電腦的管理員密碼,而你卻沒有。

    倡導該方案的早期版本叫做“可信計算”和“守護神”,但是最后使用時,它被叫做“安全啟動”。

    微軟擁有的并不真的是傳統意義上的密碼;它甚至不必在終端輸入。更準確地說,它是一個和保存在電腦里的另一個密鑰對應的簽名和密鑰。這使得微軟,可能還包括其他和微軟合作的網站,能夠像擁有該電腦的用戶一樣完全控制該電腦。微軟可能在FBI要求時使用該控制:它已經向NSA展示Windows的安全漏洞以供其利用。

    安全啟動可以設計為允許用戶指定簽名密鑰并決定給哪個軟件簽名。實際操作中,為Windows 10設計的個人電腦只帶有微軟的密鑰,電腦所有者可否安裝其他系統(比如GNU/Linux)由微軟控制。我們稱之為受限制的啟動。

  • 在1997年,當本文首次發表時,SPA對小的網絡服務提供商發出威脅,要求他們允許SPA監控所有用戶。大多數ISP在威脅下屈服了,因為他們無法承擔法律訴訟。其中一個ISP,加州奧克蘭的Community ConneXion,拒絕該要求并真的起訴了。SPA后來放棄了該訴訟,但是DMCA又給了它想要的權力。

    SPA,實際是軟件出版者協會的縮寫,已經被類似警察角色的商業軟件聯盟(BSA)代替。BSA今天還不是正式的警察;不過它扮演的就是非正式的警察。它使用讓人想起前蘇聯的手段,邀請人們舉報自己的同事和朋友。2001年在阿根廷的BSA恐怖行動幾乎毫不遮掩地威脅人們:分享軟件者會在監獄里被強暴。

  • 本文描述的大學安全政策并非想象。例如,芝加哥地區的一所大學的電腦登錄界面會顯示:

    本系統僅供授權用戶使用。未經授權或越權使用該系統的人,其所有操作都可能會被系統人員監控和記錄。為了監控系統濫用情況或在系統維護階段,授權用戶的操作也可能被監控。任何使用該系統的人都表明其同意這種監控,并已被告知如果監控發現有非法操作或違反學校規章的情況,系統人員會向校方和/或執法單位提供監控證據。

    這是對第四修正案的有趣解讀:為了免除第四修正案賦予人們的權利,事先施壓讓大多數人同意。

壞消息

目前,閱讀權利的戰斗正在針對我們進行。敵人有組織,而為我們沒有。

今天的商業電子書免除了讀者享有的傳統自由。亞馬遜的電子書閱讀器,我稱之為“亞馬遜騙局”,因為它為欺騙電子書讀者丟棄傳統閱讀自由而設計,它運行的軟件展示了好幾種奧威爾式的功能3。有其中任何一個都應該完全拒絕該產品:

  • 它監控用戶的所有操作:報告用戶在看哪本書、哪一頁、用戶何時高亮了文字以及用戶做了什么注記。

  • 它帶有DRM,用來阻止用戶分享拷貝。

  • 它帶有一個后門,亞馬遜可以用它來刪除任何一本書。在2009年,它刪除了數千個喬治·奧威爾著的《1984》拷貝。

  • 如果這一切還不夠奧威爾式,它還帶有一個全局后門,亞馬遜可以用它遠程更改軟件,并導入任意其他形式的污穢之物。

亞馬遜的電子書發布也具有壓迫性。它確認用戶身份并記錄用戶獲取了什么書。它還要求用戶同意一個反社會的合同,即用戶不得和他人分享書籍拷貝。我的良知告訴我,即便我同意了這個合同,我也會做出相對不那么惡魔的事:我會違背該合同并和他人分享書籍拷貝;然而,如果要完全善意,我首先不會同意該合同。所以,我拒絕這樣的合同,無論是對軟件、電子書、音樂或其他任何東西。

如果你想要阻止這些壞消息并創建好消息,那么我們需要組織并戰斗起來。請訂閱FSF的設計性缺陷運動并貢獻一份力量。你可以加入FSF來支持我們的普遍性工作。這里還有一份加入我們工作的列表。

參考資料

  • 管理“白皮書”:信息基礎架構特別小組,知識產權[sic]和國家信息基礎架構:知識產權[sic]工作報告(1995)。
  • 關于白皮書的解釋:版權豪奪,Pamela Samuelson,連線(Wired),1996年1月
  • 售罄,James Boyle,紐約時報,1996年3月31日版
  • 公共數據還是私人數據,華盛頓郵報,1996年11月4日版
  • 公有領域的聯合—一個旨在反對和扭轉版權與專利權力過度擴張的組織。

本文發表于自由軟件,自由世界:Richard M. Stallman選集。

譯注

  1. Tycho,一個著名的月球環形山。
  2. 本文是一篇面向未來的科幻小品文。
  3. Orweillian,奧威爾式的。指破壞自由、開放和福利社會的(行為)。Orwellian詞源是英國小說家George Orwell(喬治·奧威爾)。該小說家著名作品有《Animal Farm》和《1984》等,都是影射前蘇聯的政治諷刺小說。
最頂

[FSF 標志]“自由軟件基金會(FSF)是一個非盈利組織。我們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圍內促進計算機用戶的自由。我們捍衛所有軟件用戶的權利。”

加入 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