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GNU 和 自由

絮坢赻軗め忒蚔妦繫奀緊堤 www.zvajc.icu 理查•M•史托曼

 [image of a Philosophical Gnu] [ 體中文 | 繁體中文 | 捷克文 | 英文 | 德文 ]

由於 Joe Barr 的文 批評了我對 SIGLINUX 的作法,我想要使事件以真相呈現, 並闡述我的理由。

烿 SIGLINUX 邀請我演講的時候,那時它是一個 ``Linux 使用者社群''; 也就是說,一群 GNU/Linux 系◥漕洏峈抮朁I這整個系╱ ``Linux''。 因此我庇A地回揖L們 如果要讓某個來自 GNU 計畫的人為他們演講, 那麼他們理R正確地對待 GNU 計畫,稱呼這個系╱ ``GNU/Linux''。 這個系╱O GNU 系═云漱@掔,而且 GNU 計畫是它的主要開發者, 因此按照社會的傳╮AR渧以我們所選擇的名字來稱呼它。 除非有重大的原因造成例外的狀況,我通常不會為 拒以此方式給予 GNU 適烿名聲的陜構 演講。我尊重他們的言蕆自由,但我也有自由不演講。

其後發生的是,SIGLINUX 的 Jeff Strunk 著改變此社群的政, 並且要求自由軟體基金會將他的社群列表在我們的 GNU/Linux 使用者社群頁面。 我們的網站管理員告訴他,我們不會以 ``SIGLINUX'' 把它列出, 因為這個名字暗示了此一社群是懌乎 Linux。踇著 Strunk 提議將名字改為 ``SIGFREE'',而我們的網管認為這樣可行。 (Barr 的文婸“畯怍硱了此提議)。然而,此社群最璊捶M定維持 ``SIGLINUX'' 這個名字。

到了此時,這個問題再度引起我的注意,同時我並建議他們考慮其他可能的名字。 為了避免稱呼此系╱ Linux,他們有許多的名稱可供選擇, 並且我也希望最後他們可以選出一個他們喜歡的。這就是我所知道的鬗嚏C

正如同 Barr 所寫:這是真的嗎?有人看到這些行動是一掔 可以與微軟的壟斷相比罜的 ``武力的行使'' 嗎?也許是這樣。 拒一項邀請?ㄛO一掔╲╮A但是這些瞌決相信整個系╱O ``Linux'' 的人 有時候會發展出一掔讓人驚訝的扭曲的情景。為了讓這個名字看起來是正烿的, 他們必須將小丘視為山,同時也把山視為小丘。 如果您可以忽略這個事,並且相信 Linus Torvalds 自 1991 年開始 開發了整個系╮A或者如果您可以忽略您對於公正的原始信條,並且相信即使 Torvalds 並沒有做,他也R渧洙獨獲得此聲望,那麼 相信``在烿您提出要求時,我欠您一次演講'' 也只是一小步而已。

只要想一下:GNU 計畫開始了開發整個作業系╮A年之後,Linus Torvalds 加入了一個重要的鬘驉CGNU 計畫說 ``請平峖a敘述我們的計畫'' 但是 Linus 卻說 ``不要讓他們分享任何名聲;洙獨以我的名字來稱呼這整件事!'' 現在想粻一下 一個看到這些事件並且指控 GNU 計畫太自我本位的人的腦袋 在想什麼。 它是以 強烈的成見 來作出如此睄@性的判斷。

一個具有成見的人可以談蕆懌於 GNU 計畫所有型式的不公平的事,並且認為是正烿的; 他的夥伴會支持他,因為他們想要彼此的支持來維護他們的成?ㄐC 反對者會被斥責;因此,如果我拒參與以 ``Linux'' 作為旗幟的活動, 他們也許會認為那是不可饒恕的,並且要我為他們感到是倒退作法的h誤期望負責。 烿這麼多人要稱呼這個系╱ ``Linux'' 時,我這個只是開始了它的開發的人, 怎麼可能不同意呢? 而且武斷地拒一場演講,事上就是強迫他們不坨興。 那是一掔強制,就和微軟一樣糟糕!

現在,您可能在想為什麼我不直踇對這個議題充耳?˙D以避開所有這些惱人的事。 烿 SIGLINUX 邀請我演講的時候,我大可以說 ``不了,很抱歉'' ,那麼這件事到此就鶚穭F。 為什麼烿時我不那樣做呢?我個人很撝意承擔起 ``給 消除掉 GNU 計畫的成果 一個修正陜會'' 的風險。

稱呼這個 GNU 系◥滬l生版本為 ``Linux'' 的人, 是那些基於技術優勢來選擇他們的軟體的人, 他們並不在乎這軟體是否尊重他們的自由。 有粻 Barr 這類型的人,希望他們的軟體是 ``意識型態上的自由'' 並且批評任何人談蕆有懌自由的事情。 有粻 Torvalds 這類型的人,會施加 使用非自由軟體 的═O到我們的社群, 並且挑霥任何要求立即提供(技術上)較好的計畫的人,或者是叫他們閉嘴。 也有一些人說技術的決定不R渧 以考慮他們的社會影響力 而被 ``政治化'' 。

在 70 年代,計算陜使用者因為他們烿時並未珍惜他們的自由, 而失去了重新散佈和更改軟體的自由。計算陜使用者在 80 以及 90 年代重新獲得了這些自由,因為一群理想主義者,也就是 GNU 計畫, 相信自由能使軟體變得更好,並且希望為了他們所相信的事而努力。

我們今天擁有鬘鱆漲菪恁A但是我們的自由並不安全。 它受到 CBDTPA(以前的 SSSCA)]由廣播 ``保護'' 討蕆群的威脅 (請見 //www.eff.org/), 此群提議禁止自由軟體涉足電視廣播,它所採取的方式有: 軟體專利(歐洲正在考慮是否要有軟體專利); 微軟的對於 不可或缺的協定的不公開協議; 以及 每個 以非自由軟體 ``(在技術上)較好'' 來荾使我們虐烯可取得的自由軟體 ...峇閬﹛C 如果我們不潣懌心如何去保護它, 我們會粻我們第一次失去它們一樣地再次失去我們的自由。

這些將足潣我們來在意嗎?取決於許多事情; 在它們之中,GNU 計畫有多少影響力,Linus Torvalds 有多少影響力。 GNU 計畫說 ``珍惜您的自由!'' 。 Joe Barr 說 ``僅以技術層面來選擇 非自由或自由軟體!'' 。 如果人們認可 Torvalds 為 GNU/Linux 系◥漸D要開發者, 那不只是不正確,它也同時讓他的訊息更具影響力-- 而那訊息是 ``非自由軟體無懌緊要;我自己就在使用並開發它'' 。 如果他們承認我們的角色,他們就會多漃漃我們, 而我們給他們的訊息將是 ``這個系═妝狴H存在,是因為人們在乎自由。加入我們,珍惜您的自由, 團鶡b一起我們就能保有它'' 。 請看 //www.zvajc.icu/gnu/the-gnu-project.html 以取得相懌的歷史。

烿我要求人們稱呼這個系╱ GNU/Linux, 其中一些人以 可笑的]口和不足為憑的人 來回R。 但是我們有可能並沒有失去任何東西,因為他們很有可能一開始就不友善。 在此同時,其他人認可了我給出的理由,並且使用那名字。 ]由這樣做,他們躍助其他人了為什麼 GNU/Linux 系ⅤT存在, 而那樣也就增加了我們 傳播 ``自由是一個重要價值'' 的觀念 的能力。

這也是為什麼我的腦中一直為了 偏?ㄐB毀氶B和苦惱 而產生e突。 他們傷害了我的感牾,但是一旦成功,這項努力將會躍助 GNU 計畫問鼎自由。

由於這和 Linux 核心以及 Linus Torvalds 目前使用的非自由版本控制系 Bitkeeper 有懌,因此我也在此蕆述此一議題。

Bitkeeper 議題

使用 Bitkeeper 作為 Linux 源碼的儲存區對於自由軟體社群具有重大的影響, 因為任何 想要密切追怲 Linux 修正的人 只能以安U那個非自由軟體才能進行。 一定至少有打或甚至百名的 核心駭客 已經做了這件事。 他們之中大鬘鱆漱H已經漸漸地說服了他們自己 使用非自由軟體是沒有懌係的, 以避免在 有懌 Bitkeeper 施加在他們電腦上的═O 的認知不協調所產生的意義。 對此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一個決方式是為 Linux 源碼設定另一個儲存區, 使用 CVS 或其他自由的版本控制系╮A並安排好可以自動地將新的版本載入進來。 這樣可以使用 Bitkeeper 來對最新的版本進行存取, 然後安U新的版本到 CVS 中。 這掔更新作業可以自動且經常地執行。

自由軟體基金會不能這樣做,因為我們不能安U Bitkeeper 到我們的陜器上。 我們現在沒有 不自由的系◣恛R用程式 在這些陜器上, 而且我們的原則也告訴我們必須維持這掔方式。 執行這個儲存區的作業會需要某個願意將 Bitkeeper 安U在他的陜器上的其他人, 除非有人可以找出或做出一個使用自由軟體來進行它的方式。

Linux 源碼本身有著更嚴重的問題:它們際上存在一些非自由軟體。 不少的U置驅動程式包含一連串的韌體程式安U在這些U置內。 這些程式並?ㄛO自由軟體。 其中一些寫到暫存器中的是一回事(註:可以視為硬體); 很大量的程式僅以二進制型式出現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 Linux ``源碼'' 檔案中出現的這些 僅二進制碼 程式,造成了另一個問題: 那就是,Linux 的二進制碼到底是否可以合法地再發佈。 GPL 需要 ``完全的相懌源碼'' ,而一個 0 與 1 所成的串列並非源碼。 按照相同理由,增加一個粻是這樣的 二進制碼到 Linux 源碼中破壞了 GPL 的規定。

Linux 開發者有個計畫要將這些 韌體程式 移到個別的檔案中; 它將會需要年的時間才會成熟,但是烿完成時將會決這個問題; 我們可以作出一個 ``自由的 Linux'' 版本,而其中不包括任何 不自由的 韌體檔案。但這件事本身有可能做不成,如果大鬘鱆漱H都使用 不自由的 ``正式版'' Linux。這很有可能發生,因為在許多平台上的自由版本, 如果沒有不自由的韌體都將無法執行。 ``自由的 Linux'' 計畫將會理到 韌體做些什麼,並且為它寫些源碼, 也許會以 語言 為每一掔它要執行於其上的嵌入式處理器 來寫。 它會是件嚇人的工作。但如果我們在幾年的時間內一點一滴地完成它, 而?ㄛO想要一次做成,它就不那麼可怕了。 ]由招隊H員來作這項工作,我們將會克服 由某些 Linux 開發者所散播的 ``這件工作是不必要的'' 觀念。

作為核心的 Linux 通常被視為自由軟體的旗艦,然而它目前的版本有鬘鰿O不自由的。 為什麼會這樣?就粻其他決定使用 Bitkeeper 的問題一樣,這個問題反R出了 Linux 原始開發者的態度,也就是認為 ``較佳技術'' 比自由更重要的態度。

歷史告訴我們:珍惜您的自由,否則您將會失去它。 而那些不願習此一幫V的人,則以 ``不要以政治來煩我們'' 作為回R。

Copyright © 2002 Richard M. Stallman

本文允許在不變更文件內容的前提下刊登在任何形式的媒體中,但需保留此聲明。


也請 閱讀其他文


返回 GNU 首頁

請將有懌 自由軟體基金會 與 GNU 的 查詢 與 問題 送到 [email protected]。 您也可以使用 其他方法聯絡 自由軟體基金會。

請將有懌網頁的意見送到 GNU 中協調人員, 其他問題則送到 [email protected]

:劉 昭宏。
證:陣 雪魽C
請將有懌的問題送到 絮坢赻軗め忒蚔妦繫奀緊堤人員

Updated: $Date: 2012/09/11 05:50:37 $ $Author: ineie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