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 [ar]   български [bg]   Deutsch [de]   ελληνικ? [el]   espa?ol [es]   fran?ais [fr]   hrvatski [hr]   italiano [it]   日本語 [ja]   lietuvi? [lt]   ?????? [ml]   Nederlands [nl]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русский [ru]   укра?нська [uk]   簡體中文 [zh-cn]  

這是針對英文原版頁面的中文翻譯。

避免毀滅性的妥協

“二十五年前,1983年9月27日,我對外宣布了一個計劃,希望創造一套完全自由的操作系統,并將其命名為GNU — 意為‘GNU并非UNIX’(GNU's Not Unix)。作為GNU系統25周年紀念的一部分,我寫下本文,提醒這個社區的朋友們,如何才能避免毀滅性的妥協。除了避免這些妥協以外,你還有很多途徑可以幫助GNU和自由軟件。其中最簡單的一個方式是加入自由軟件基金會成為會員。”—理查德·斯托曼

自由軟件運動目的在于改變我們的社會:讓一切軟件皆走向自由,只有這樣,所有的軟件用戶才能實現自由,并參與到合作的社區中來。任何非自由軟件都賦予其開發者凌駕于其用戶之上的權力,這是不公正的。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消除這種不公正的現象。

自由之路是漫長而遙遠的。在未來的日子里,我們還需走得更遠,才能使所有的軟件用戶享有自由。有一些步驟將會是艱難的,需要我們付出犧牲。而假如我們與其他懷有不同目標的人士達成妥協,我們的路會走得更容易。

因此, 自由軟件基金會也作出妥協 — 甚至是重大的妥協。比如,我們在第三版GNU 通用公共許可證 (簡稱GPLv3) 就專利方面的規定作出了妥協,使得一些大公司可以參與進來,并發布以GPLv3授權的軟件。在我們的協議書里面就包含了相關的專利條款。

[GPLv3 標志]

GNU 寬通用公共許可證(簡稱LGPL)也是一項妥協:我們選定一些自由的庫,并允許把它們用于專有軟件當中。因為我們認為要是從法律上禁止這樣的使用的話,只會使得開發者使用私有的庫。我們允許開發者在私有軟件里面使用GNU的程序,并通過文檔進行說明,表明我們鼓勵使用自由軟件的立場。我們會對某些我們認同的活動進行支持,盡管我們并不完全認同他們所屬的團體。

但是,我們也會反對某些妥協行為,盡管我們的社區里頭很多人想要這樣的妥協。比如,我們僅僅認同那些不含任何專有軟件成分、或不會引導用戶去安裝專有軟件的GNU/Linux發行版。我們認為,認同包含專有軟件成分的發行版是一種毀滅性的妥協。

我們認為,那些從長遠來看和我們的目標背道而馳的妥協是毀滅性的。這類妥協可能發生在思想上,也可能發生在行動上。

思想上的妥協就是那些只會對我們的努力形成反作用力的妥協。我們的目標是創造一個所有軟件用戶都享有自由的世界,但是,就現在而言,大多數的計算機用戶還不把自由當作一回事。他們的心被一種 “消費者主義” 的價值觀所包圍?;謊災?,對于任何的軟件,他們只考慮實用的一面,比如價格的高低和是否好用。

戴爾.卡內基寫過一本著名的勵志書《如何贏得朋友與影響別人》,書里提到,要說服別人做某件事情有一種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向這些人展示出迎合他們自身價值判斷的論據。在我們這個社會,我們可以以很多的方式來迎合消費者的口味。比方說,免費獲得的自由軟件能夠為用戶省錢。也有很多的自由軟件是好用且可靠的。通過向人們展示自由軟件的這些特色,我們說服很多用戶采納了自由軟件,其中有些現在很成功。

假如吸引更多人使用自由軟件是我們的終極目標,那我們就不會提及自由的概念,而只會提到那些容易為消費者理解的實用性的特性。這就是 “開源” 一詞及其鼓吹者的用意。

可那樣做的話,我們就只會停留在長征的途中,而摘取不到自由的果實。對于那些基于實用性考慮而使用自由軟件的用戶,軟件好用,他們就會用;不好用,他們就會考慮舍棄。他們也會抵擋不住專有軟件的誘惑,只要后者是好用的。

開源軟件支持者的理念是以消費者的需要為第一追求的目標,他們的行動也印證了他們的這一理念。這恰恰是我們不提倡“開源軟件”的原因。

[懸浮的 Gnu 和一個筆記本]

要建立一個系統的、長久的自由軟件社區,我們只吸引更多人使用自由軟件還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需要宣揚一種理念,要號召人們根據軟件(以及其他東西)的 “公民價值” 來進行選擇。要細辨軟件是否尊重使用者的自由以及使用者社區,而不是以單一的易用性作為判斷標準。只有這樣,人們才不會受到那些以易用為誘餌的專有軟件的蠱惑。

要提倡“公民價值”,我們就要對這樣的價值進行演繹,向人們說明為何這是我們行動的基石。我們必須抵制卡內基式的妥協,因為那樣的妥協是以支持消費者的價值觀為基礎來影響其行為的。

但這不是說我們不可提及自由軟件的實用性優勢—我們顯然是可以這么做的。但一旦人們忽視了自由,而純粹只強調實用性的時候,問題就出現了。所以當我們提到自由軟件的實用性優勢的時候,我們要反復強調的一點是,比起我們的價值選擇,實用性只是附加的和次要的。

我們不單需要在言辭上反映我們的思想,在行動上我們也要這么做。所以,我們不能參與到那些我們致力于鏟除的作為當中去,也不可認同這樣的作為,這都是我們必須避免的妥協行為。

比如,經驗表明,要是在GNU/Linux的發行版里頭加入專有軟件的成分,會博得更多用戶的青睞。比如某個帶有專有軟件成分的漂亮的程序,或著是像Java(以前是)、Flash運行環境(現在依然是)這樣的非自由編程平臺,又或者是某個帶私有成分的驅動,以迎合某種硬件的需要。

很多人會作出這樣的妥協,但是這么做就會抹殺我們的努力。假如你把專有軟件發布出去,或者誘導人們使用這類軟件,你很難跟人們解釋說,“專有軟件是不公正的,它是一種社會頑疾,我們要消滅它。”即便你反復向人們強調這一論段,你的行為本身只會削弱你口中言語的力量。

問題不在于人們是否可以有權利使用專有軟件。我們的社會系統為用戶提供各種方便,讓他們做自己想做的事。問題在于我們是否在為消費者帶來指引,讓他們使用自由軟件。他們自身的選擇是他們自己的責任;我們為他們提供指引,則是我們的責任。我們切不可把消費者引向專有軟件,錯誤地以為那是一個好的選擇,事實上,專有軟件就是問題本身。

毀滅性的妥協不單會給別人帶來壞的影響,它還會改變你自身的價值,因為你的大腦里出現了價值選擇的沖突。你心里相信的是這一套價值,而你的行動則反映出另一套價值,這時你通?;岫哐∑湟?,以化解這一沖突。我們可以看到,那些只強調實用性的軟件項目,或把人們引向專有軟件的項目,幾乎無一例外的只字不提專有軟件在道德上的不正當性。對于用戶以及更廣的大眾,他們只反復強調消費者為中心的價值判斷。我們必須反對這樣的妥協,以保證我們的價值評價是始終如一的。

假如你想使用自由軟件,同時也要追求自由的話,請瀏覽自由軟件基金會網站的資源頁面。那里列出了各種與自由軟件相兼容的硬件配置,各種只含自由軟件的GNU/Linux發行版,以及運行于100%自由軟件環境下的數以千計的自由軟件套裝。假如你希望幫助我們的社區走向自由,最重要的是弘揚“公民價值”。當人們在討論何為善與惡,以及該做些什么時,請你向人們闡發自由與社區的理念,并由此展開深入的討論。

要是我們南轅北轍,走得再快也毫無意義。要實現一個偉大的目標,我們需要作出妥協,但切記萬不可作出偏離目標的妥協。


有關生活中其它領域中類似的觀點,請參考 “輕輕一推”是不夠的。

最頂

[FSF 標志]“自由軟件基金會(FSF)是一個非盈利組織。我們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圍內促進計算機用戶的自由。我們捍衛所有軟件用戶的權利。”

加入 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