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n]   ??????? [ar]   català [ca]   ?e?tina [cs]   Deutsch [de]   ελληνικ? [el]   espa?ol [es]   fran?ais [fr]   ????? [he]   hrvatski [hr]   italiano [it]   日本語 [ja]   ??? [ko]   македонски [mk]   Nederlands [nl]   polski [pl]   português do Brasil [pt-br]   roman? [ro]   русский [ru]   Shqip [sq]   српски [sr]   svenska [sv]   ????? [ta]   Türk?e [tr]   укра?нська [uk]   簡體中文 [zh-cn]  

這是針對英文原版頁面的中文翻譯。

GNU宣言

刀塔自走棋手游什么时候出 www.zvajc.icu GNU宣言(如下所示)由Richard Stallman在1985年撰寫,用來請求大家支持GNU操作系統的開發。其部分文本摘自1983年撰寫的初始聲明。直到1987年,因為開發的原因它時時小有更改;那時起,看起來最好是保持它不再改變。

時過境遷,我們認識到使用不同的措辭可以避免一些常見的誤解。從1993年起,我們添加了腳注來澄清這些問題。

如果你想安裝GNU/Linux系統,我們建議你使用100%自由的GNU/Linux發行版之一。如果你想做出貢獻,請參看//www.zvajc.icu/help。

GNU工程是自由軟件運動的一部分,該運動詣在捍衛軟件用戶的自由。把GNU和“開源”一詞聯系在一起是錯誤的—該詞匯是1998年由一些不贊同自由軟件運動之道德價值的人士發明的。他們使用該詞匯來推動同一領域的非道德方案。

GNU為何?GNU并非UNIX!

GNU,代表的是Gnu's Not Unix(GNU并非UNIX),是我正在編寫的一個完全兼容Unix的軟件系統,這樣我就可以把它自由地交給想要使用它的人。(1)還有幾個志愿者在幫助我。我們非常需要大家在時間、金錢、程序和設備方面的貢獻。

目前,我們有一個可以用lisp編寫編輯命令的Emacs文本編輯器、一個源代碼級別的調試器、一個兼容yacc的分析器生成工具、一個鏈接器和大約35個應用程序。shell(命令解釋器)也接近完成。一個新的可移植的優化C編譯器已經可以自我編譯,可能會在年內發布。現有一個初始的內核,不過還需要增加很多功能才可以模擬Unix。當內核和編譯器完成后,我們就有可能發布一個適合開發程序的GNU系統。我們會使用Tex作為文本排版工具,不過nroff還需要一些工作。我們還會使用自由的、可移植的X Window系統。此后,我們還會加入一個可移植的Common Lisp、一個Empire游戲、一個電子表格和數百個應用以及在線文檔。最終,我們希望提供Unix系統常規帶有的一切有用之物,以及更多。

GNU將能夠運行Unix的程序,但是它不完全和Unix一樣。我們會根據我們在其他操作系統上的感受做出所有合理的改進。特別地,我們計劃使用更長的文件名、文件版本號、防崩潰的文件系統、也許帶有文件名填充、終端無關的顯示支持、最后可能有一個基于Lisp的窗口系統,此時Lisp程序和普通Unix程序可以共享一個屏幕。C和Lisp都將作為系統編程語言。我們會支持UUCP、MIT Chaosnet和Internet等通信協議。

GNU最初的目標是68000/16000之類的帶虛擬內存的機器,因為它們是最容易跑起來的機器。讓GNU在更小的機器上運行的額外努力就留給那些需要使用這些機器的人吧。

為了避免可怕的混淆,請在指示本工程時,發出“GNU”中g的音。

為什么我必須編寫GNU

我認可的黃金法則是如果我喜歡一個程序,我就必須把它分享給喜歡它的人。軟件銷售商通過讓每個用戶保證不和其他人分享來分化用戶并控制他們。我拒絕以這種方式打破和其他用戶組成的統一體。我的良知讓我無法簽署這樣的保密協議或軟件許可證協議。幾年來,我在人工智能實驗室都在反抗這種趨勢以及其他冷漠,但是最終他們還是走得太遠了:我無法再呆在一個為我做違背我意愿之事的機構。

為了能夠繼續不失顏面地使用計算機,我決定把一些必要的自由軟件集合在一起,這樣我就能夠繼續下去而不需要任何非自由軟件。我從人工智能實驗室辭了職,這樣就可以在我發布GNU時避免和MIT產生法律糾葛。(2)

為什么GNU將會兼容Unix

Unix并不是我理想中的系統,但是它還不算太差。Unix的主要功能看來是好的,而我認為我可以在不破壞這些好功能的情況下填補Unix缺少的東西。而且和Unix兼容可以讓許多人能夠方便地接納它。

如何獲取GNU

GNU不屬于公有領域。GNU允許任何人修改和再發布,但是任何發布者都不能限制它的繼續發布。就是說,它不允許專有性的修改。我想讓GNU的所有版本都保持自由。

為什么許多程序員想要提供幫助

我發現許多程序員看到GNU很興奮并想要提供幫助。

許多程序員對系統軟件的商業化并不高興。這可能使他們賺到更多的錢,不過這一般要求他們和其他程序員之間是對立關系,而不是伙伴關系。程序員之間的友誼的基本方式是分享程序;而現在典型的市場活動基本上是禁止程序員互相成為朋友。軟件買家必須在友誼和守法之間抉擇。自然地,許多人認為友誼更重要。但是許多守法的人通?;岣械窖∧母齠疾蛔栽?。他們變得憤世嫉俗并且認為編程只是一個掙錢的手段。

開發GNU和使用GNU而不是專有軟件,我們就能夠變得友善并守法。另外,GNU成為一個激勵和團結其他人加入分享行列的榜樣和旗幟。這給予我們一種和諧的感覺,它是使用非自由軟件不可能有的。就和我討論過的程序員來說,大約一半人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幸福感,而它是金錢無法替代的。

你該如何做出貢獻

(現今,軟件幫助任務請看高優先級項目列表GNU幫助需求列表,這是GNU軟件包的一般任務列表。其他幫助,請看幫助GNU操作系統的指南。)

我請求計算機制造商捐助機器和金錢。我請求個人捐助程序和作品。

如果你捐助機器,你可以期待的結果就是GNU將會早一天在該機器上運行。捐助的機器應該是完備的、可用的系統,它應該適用于居家的環境,并無需復雜的冷卻或供電系統。

我已經找到相當多的程序員,他們熱切地想要為GNU貢獻閑暇時的工作。就大多數項目而言,這些工作很難協調;這些獨立完成的部分湊在一起會不工作。但是就替代Unix的特定任務而言,沒有這個問題。一個完整的Unix系統包含數百個應用程序,每個都有獨立的文檔。大多數的接口規格都由Unix兼容性所限定。如果每個貢獻者能夠編寫一個單一的兼容性Unix應用,并使之在原始的Unix系統中正常工作,那么這些應用放在一起就會正常工作。即使出現一些意外的墨菲問題1,聯合這些部件也是可以完成的任務。(內核將需要更密切的溝通,它將會由一個小的、緊湊的小組來進行。)

如果我得到金錢上的捐助,我也許能夠雇傭一些全職或兼職的人。薪水按照程序員的標準來看的話不高,但是我要找的人要和看重金錢一樣看中社區精神的建設。我把這當作一種方法,它讓一些人能夠全身心地為GNU工作而不用尋求其他謀生的手段。

為什么所有計算機用戶都會受益

一旦GNU完成,任何人都能夠自由地得到一個好用的系統,正如得到空氣一樣。(3)

其意義遠遠超出了只是為每個人省去一份Unix許可證費用。這意味著避免了大量重復的系統編程工作造成的浪費。這些努力就可以用于推進技術的進步。

完整的系統資源將向每個人開放。其結果是,如果有用戶需要更改系統,他總可以自由地自己修改或雇用其他程序員或公司來改。用戶就用不再祈求擁有源代碼的那一家公司或那一個程序員來幫他修改,沒有人再處于獨斷的地位。

通過鼓勵學生學習和改進系統代碼,學校能夠提供多得多的教育環境。哈佛大學的計算機實驗室曾有一個政策:如果程序的源代碼不能公開顯示在屏幕上,那么就不能安裝該程序,這就是堅持拒絕安裝某些程序。我受此啟發良多。

最后,考慮誰是系統軟件的所有者以及誰應該做或不做什么的開銷也被化解了。

籌劃人們為一個程序付費,包括許可證費用,因為要通過麻煩的機制來搞清楚一個人應該為該程序支付多少費用,總是會導致大量的社會成本。而且只有管制的國家才能強制每個人都遵守付費制度。舉例來說,空間站的空氣要花大量成本來制造:為每次呼吸的容量計費是公平的,但是時時都帶著測量面具即使是對負擔得起呼吸費用的人也是無法忍受的事。加之隨處可見的、監控人們是否脫掉面具的攝像頭也令人無法容忍。所以,支持空氣工廠的最好辦法還是只收人頭稅并擺脫掉面具。

復制全部或部分程序對程序員來說和呼吸一樣自然,一樣有生產力。它也應該一樣自由。

一些容易駁斥的、反對GNU目標的觀點

“如果免費,就沒有人會用了,因為用戶沒有可靠的技術支持。”

“你必須對程序收錢才能提供技術支持。”

如果人們寧愿免費獲得沒有服務的GNU,而不是付費給GNU獲得服務,那么為免費GNU提供技術服務的公司應該是有利可圖的。(4)

我們必須區別對待真正的編程和僅僅是手把手服務這兩種形式的技術支持。前者是你不能依賴一個軟件供應商來解決的。如果你的問題沒有被足夠多的人共同體會,那么供應商會告訴你:快走開。

如果你的業務需要依賴于技術支持,那么唯一的辦法是擁有所有必要的源代碼和工具。然后,你就可以雇傭任何有能力的人為你解決問題;你就不必祈求某個特定的人。對Unix,源代碼的價格使大多數人都不會考慮。對GNU,這就簡單了?;夠嵊姓也壞僥莧說氖焙?,但這個問題不是發行策劃的問題。GNU并沒有解決世界上所有的問題,只是其中一些問題。

同時,對計算機知之甚少的用戶需要手把手服務:為他們做些很容易但他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的事。

這些服務可以由那些只銷售手把手服務和修復服務的公司提供。如果用戶愿意花錢買帶服務的產品,那么他們也應該會為免費的產品購買服務。服務公司競爭的是質量和價格;用戶不會綁定在某個服務商上。同時,像我們這樣的不需要服務的人可以不用購買服務來使用程序。

“不打廣告,不可能有很多人知道,所以你必須對程序收費才能夠支付廣告費。”

“對免費可得的程序打廣告是做無用功。”

有很多免費或極其廉價的宣傳形式可以用來通知計算機用戶關于GNU的消息。但是使用廣告可能會通知到更多的計算機用戶。如果真是這樣,那么通過廣告收費寄送GNU拷貝的業務應該可以賺回廣告費及更多。這樣的話,只有從該廣告獲利的用戶才付費。

另一方面,如果許多人從朋友處獲得GNU,而此類業務并不成功,那么說明靠廣告傳播GNU并無實際必要。為什么自由市場的倡導者不能讓自由市場決定這件事呢?(5)

“我公司需要專有操作系統來在競爭中取勝。”

GNU將把操作系統軟件從競爭的王國中移除。你不能在此取勝,你的對手也不能。你們將在其他方面競爭,但同時在操作系統領域獲利。如果你的業務是銷售操作系統,那么你不會喜歡GNU,但這對你來說是困難的事。如果你的業務是其他,GNU能夠把你從昂貴的操作系統售價中解救出來。

我很想看到許多制造商和用戶會捐助GNU的開發,這樣會降低他們的花費。(6)

“難道程序員不該因為他們的創造力得到回報嗎?”

值得回報的東西應該是對社會的貢獻。創造力可以是一種社會貢獻,但只有在社會能夠自由使用其結果時才是。如果程序員應該由于創新程序而得到回報,同理,他們也應該由于限制程序的使用而得到懲罰。

“難道程序員不能為自己的創造力要求回報嗎?”

工作獲得報酬或追求更高的薪酬并沒有什么不對,只要我們不使用破壞性的手段。但是今天,軟件領域的常規手段就是建立在破壞之上的。

因為限制減少了程序使用的方法和人數,所以通過限制程序的使用來從用戶身上榨取錢財是破壞性的。它限制了人類可以從該程序中獲得財富的總量。當限制是故意為之,傷害的結果就是故意破壞。

優秀公民不會使用這種破壞手段來致富的原因是,如果每人都這樣,我們都會被相互破壞搞得更窮困。這是康德倫理2;或者叫黃金定律。因為我不喜歡這樣的結果,所以如果每個人都囤積信息,我就有義務說這樣做是不對的。特別地,希望個人的創造力有回報并不能證明剝奪其他人的這種創造力就是對的。

“程序員不就餓死了嗎?”

我可能會回答沒人被迫成為程序員。我們大多數人無法靠沿街乞討過活。但結果是,我們并沒有被迫沿街乞討并挨餓。我們會去做其他事情。

然而,這個回答是錯的,因為它承認了提問者隱含的假設:沒有軟件的所有權,程序員就可能不會收到任何報酬。據此,報酬不是全部、就是沒有。

程序員不被餓死的真正原因是他們還有能從編程謀生的方法;只是不如現在賺得多罷了。

限制拷貝不是軟件行業唯一的基礎。它是最常見的基礎(7)因為它收獲了最多的金錢。如果它被禁止或被客戶拒絕,軟件行業會遷移到那些現在不常用的基礎結構之上。總是有多種方式來組織經營活動的。

也許在新基礎之上的編程工作不再象現在一樣可以賺大錢??墑悄遣⒉皇欠床蹈帽浠穆劬?。現在銷售人員按勞取酬并無不妥。如果程序員這樣,那么也是正當的。(實際上,他們也許還能賺更多。)

“難道人們沒有權利控制自己的創造力如何被使用?”

“控制自己想法的應用”真的構成對其他人生活的控制;而且通常是使他人的生活更困難。

認真研究過知識產權問題(8)的人(比如律師)會說知識產權并非天生的權利。政府確認的那些知識產權種類是有具體目的的特定法律活動的產物。

比如,專利體系是為了鼓勵發明家公開其發明詳情而建立的。其目的是幫助社會而不是幫助發明家。那時,17年的專利期相比技術進步的速度是短暫的。由于專利只是制造商之間的問題,對他們來說,專利協議的花費比生產建設要小,所以專利通常沒有太大的害處。專利沒有限制使用它們的大多數用戶。

版權的概念在古代并不存在,那時作者們經?;ハ啻罅靠獎捶俏難Ю嘧髕?。這是很實用的活動,也是許多作者的作品能夠哪怕只有一部分流傳下來的唯一方法。版權系統為鼓勵作者權益而特意創建。在其創建的發明領域—書籍,只有用印刷機才能有效拷貝—版權沒什么害處,也沒有限制大多數讀者。

所有知識產權都只是社會發放的許可證,因為人們曾經認為,不管是對還是錯,發放這樣的許可證可以使整個社會受益。但是就任何具體情況來說,我們都要問:發放該許可證真的讓我們受益了嗎?獲得授權的人能夠從事什么活動呢?

今天的軟件和一百年前的書籍有很大的不同。軟件最容易的拷貝是人傳人,軟件有源代碼和目標代碼兩種不同形式,軟件是來使用而不是閱讀和欣賞的,這些事實結合在一起就構成了一種情形。在此情形下,加強版權對整個社會在物質和精神上都是傷害;無論法律是否允許,我們此時都不應該再維護版權。

“競爭使東西變得更好。”

賽跑是競爭的典范:通過回報優勝者,我們鼓勵人們跑得更快。當資本主義真的這樣運作時,它做得很好;但是其辯護者做的這個假設并不總是對的。如果競爭者忘記了回報的原因而只想著勝利,不計方法,那么他們就可能使用其他的策略—比如攻擊別的競爭者。如果競爭者在互相打架,大家就都跑不快。

專有軟件和保密軟件在道德上等同于互相打架的競爭者。令人沮喪的是,我們唯一的裁判看來并不反對打架;他只是規范打架者(“每跑10米,你們可以打一下”)。他真的應該把他們分開,并嚴懲試圖打架的競爭者。

“沒有金錢刺激,人們不就不再編程了嗎?”

實際上,許多人在絕對沒有金錢刺激的情況下也會編程。編程對一些人有不可抗拒的魔力,這些人往往是最擅長編程的那些人。從來也不缺少堅持音樂的職業音樂家,即使他們毫無希望靠音樂謀生。

但是這個問題,雖然經常被問到,并不是指這種情況。程序員會得到報酬,只是變少。所以問題應該是,金錢減少時,還有人編程嗎?我的經驗是:有。

10多年來,許多世界上最好的程序員在人工智能實驗室工作,這里的收入要比他們到其他地方工作少得太多。他們獲得了許多非金錢的回報:比如,名望和感謝。而創造力本身也是快樂,也是回報。

然后,當有機會做同樣有趣的工作并賺大錢時,大多數人離開了。

這說明人們會為致富之外的理由編程;如果有同時也能賺到大錢的機會,他們也會選擇它。薪水低的企業在和薪水高的企業競爭時表現不佳,但是如果薪水高的企業被禁止,低薪水的企業不應該再表現差勁吧。

“我們迫切需要程序員。如果他們要求我們不要幫助友鄰,我們不得不那樣做。”

你永遠也不會絕望到去遵守這樣的命令。請記?。耗袼?,不為瓦全!3

“程序員也需要謀生啊。”

短期來看,是這樣的。不過,程序員有很多不用出賣程序的使用權利就可以謀生的方法。出賣權利現在成了慣例,是因為它帶給程序員和生意人最多的錢財,而不是因為它是謀生的唯一手段。如果想要,我們能夠輕易找到其他的方法。這里舉幾個例子。

制造商新引進新計算機需要雇人來把操作系統移植到新硬件上。

教育培訓、手把手服務和維護服務也可能雇傭程序員。

有新想法的人可以發布免費軟件(9),并向對此滿意的用戶尋求捐助,或者是銷售手把手服務。我就碰到一些成功這樣做的人。

需求相關的用戶可以組建用戶組,并支付會費。用戶組就可以和程序公司簽約讓公司定制組內成員需要的程序。

所有開發費用都可以由軟件稅來支付:

假設每個購買計算機的用戶都要按價格支付一定比例的軟件稅。政府可以讓諸如NSF4之類的代理使用該稅收支持軟件開發。

但是如果購買者自己向軟件開發做了捐助,那么他可以減稅。他可以自己選擇捐助項目—通常,他會選擇他希望能夠用到的項目。減稅額度最高是免稅。

稅率可以由交稅的人投票決定,票的權重可以按大家的應稅額來算。

結果:

長遠來看,讓軟件自由是通往富足世界的一小步;在富足世界里,人們不必辛苦工作來謀生。人們在每周10小時的法律活動、家庭咨詢、機器人維修和流星觀察等規定任務之外,能夠自由投入到象編程這樣的有趣活動中。那時,就沒有必要再以編程為謀生手段了。

我們已經把整個社會要維持生產力的工作大大減少了,但是只有很少一部分轉化為勞動者的閑暇,因為生產活動需要夾雜很多的非生產活動。其主要原因是官僚主義和對競爭的抗拒。自由軟件會大大減少在軟件生產領域的生產力流失。我們必須做這件事,為了使技術進步帶來的生產力提高能夠轉化為人們工作的減少。

腳注

  1. 此處用詞不當。其初衷是人們不必為使用GNU系統而支付許可費。但是用詞卻沒有清楚地說明此事,而人們經常理解為這是說GNU的拷貝總是免費或廉價地發行。這不是本意;后來,宣言指出公司提供有償發行服務的可能性。之后,我也了解到認真區別自由中的“free(自由)”和價格中的“free(免費)”。自由軟件是用戶有自由修改和發布的軟件。有些用戶可能得到免費拷貝,而有些用戶付費得到拷貝—如果這些資金幫助到軟件的改善,善莫大焉。重要的一點是擁有拷貝的用戶有自由和其他人一起使用自由軟件。
  2. “贈送”是另一個不妥的表達,它再次說明我那時還沒有清楚地分開價格和自由的問題。我們現在建議在談論自由軟件時避免這一表達。請參看“不清楚的詞匯和短語”了解更多解釋。
  3. 這是又一個我沒有認真區別“free”一詞的兩種意思的地方。該陳述并沒有錯—你是可以免費獲得GNU軟件,從朋友那里或從網上下載。但是它在提倡錯誤的理念。
  4. 現在就有幾個這樣的公司。
  5. 雖然它不是公司而只是慈善機構,自由軟件基金會有10年是靠發行服務來獲得其大部分資金的。你可以通過在FSF購物來支持它的工作。
  6. 一組公司在1991年左右集資來支持GNU C編譯器的維護。
  7. 我覺得我說專有軟件是軟件行業最常見的賺錢基礎是個錯誤??雌鵠?,定制軟件開發過去和現在實際上都是最常見的商業模式。這個商業模式不提供收取租金的可能性,所以它必須不斷地做事來維持收入。在自由軟件的世界,軟件定制行業還會繼續存在,基本沒什么變化。因此,我不再預期程序員在自由軟件的世界里收入會變少。
  8. 在20世紀80年代,我還沒有意識到談論“知識產權”的“問題”多么令人困惑。該術語明顯是傾向性的;較不明顯的事實是,它把針對非常不同問題的多種互不相干的法律糾結在一起。現在,我敦促人們徹底拒絕“知識產權”這一術語,免得它導致其他人以為這些法律構成一個相關的問題。明確的方法應該是獨立討論專利、版權和商標。請參看關于該術語如何散布混亂和偏見的進一步解釋。
  9. 后來,我們了解到要區別“自由軟件”和“免費軟件”。“免費軟件”是指你可以自由再發布的軟件,但是你并沒有自由來學習和修改其源代碼,所以大部分免費軟件不是自由軟件。請參看“不清楚的詞匯和短語”了解更多解釋。

譯注

  1. Murphy,墨菲效應。是指事情如果有變壞的可能,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小,它總會發生。
  2. Kantian Ethics,康德倫理。是指德國哲學家康德的義務論倫理思想,其基本觀點是,世界上只有一個東西是無條件的善,不但它自身是無條件善的,而且也是使一切其他東西成為善的條件,這個東西就是理性,即善良意志。
  3. millions for defense, but not a cent for tribute!原意是寧可戰斗,也不乞和!
  4. NSF,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
最頂

[FSF 標志]“自由軟件基金會(FSF)是一個非盈利組織。我們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圍內促進計算機用戶的自由。我們捍衛所有軟件用戶的權利。”

加入 購物